正文 194 都在等待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吴轻言 书名:四时春
    玉福正要说话,殿内却传来一个极清淡的女声,“妾身多谢圣上惦记,只是这凝香殿甚好,实在不用添置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太冷清了些,不若趁着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正是要紧关头,妾身这里都不要紧,何必为此落人口舌,亭儿还在外头吃苦呢。”庆华帝的话被打断,只见屋子里出来一位披着大毛披风的宫装美人,峨眉轻蹙,略有轻愁,正是郝贵人,庆华帝便收了声。

    高怀见状,便识趣地拉着玉福去准备茶水等物了。

    庆华帝将郝贵人轻轻搂在怀中,下巴抵在她头顶处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你放心吧,亭儿不会有事的,用不了多久,你也不用再住在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句帝王的承诺,却听得郝贵人心下一惊。

    她任由这个害她此生不得安宁的男人搂着自己,心中毫无波澜,唯有在听到赵居为无事这句话时眉头才稍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亭儿,真的会平安回来的,对吗?”她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庆华帝略带着胡须的下巴蹭她头顶,语气中有些帝王的强大气势,“阿古占野心勃勃,欲联合其他部族进犯我大関,亭儿和你父亲此前去草原为的就是这桩事,必须要在他们形成气候之前打散打溃,让所以觊觎大関的人都从此一蹶不振!”

    “是你让亭儿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咱们儿子自己要去的,我劝过了,他非要以身犯险,诱阿古占入局……你也知道,如今那几个越发跳脱起来,亭儿必须要有所作为,否则我再疼他,也堵不住悠悠众口。”庆华帝苦笑着摇摇头,如同平凡的百姓之家说起令自己自豪又头疼的儿子来。

    郝贵人的心这才真正落在了实处,忍不住轻轻吐了一口气,细微的表情动作,却让庆华帝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他的皇后与贵妃成日里只想着利用自己的孩子得到他的宠爱,或是为了他屁股底下那至高无上的龙椅,谁又真正关心过她孩子的安危吗?

    每每在这里,他才能感受到心神的放松,与皇家难得一见的温情。

    庆华帝长期保养得当的的大掌覆在郝贵人的眉心处,面上浮起向往的神色,“清儿,我还记得你说过,想要过寻常百姓家的生活,再过不了多久,便可以了,你……你再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郝贵人闺名单一个“清”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郝贵人浑身一震,这是今夜庆华帝第二次说起此事了。

    她曾经确实那样说过,因为郝清心知,这是庆华帝所给不了的生活,她不过是借此拒绝他的靠近。

    他是帝王,是天子,可他却不得不把自己放在这凝香殿中,一年不过只敢来一两次罢了,又如何给这样的承诺呢?

    她常年如死水一潭般的心扉,有丝丝涟漪泛起。

    庆华帝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拥着她道:“外头冷得很,你身子弱,还是快进去吧!”

    郝清便呆呆地任由他半抱着进了内殿,神色在昏黄的烛火中明明暗暗,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雪继续落着,半夜时分,整个大関的北国之地,绝大部分已经被茫茫白雪所覆盖。

    “这场雪可不能下的太久啊!”甘肃巡抚衙门的三司厅内,上任不过两个多月的巡抚程直搓着手哈了一口白气道,

    这里是巡守、兵备会议白事之所,因此建的十分空旷,又没什么取暖的东西,对他一个文人来说,确实有些太冷了些。

    靠窗的位置隐约有个模糊的人影,身材欣长匀称,黑暗中却看不太真切长相,他望着外面飘落的雪花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明早就停了。”男人笃定地说道,声音里带着自信。

    “哦?”程直看着他,“退之还懂天象?”

    二人之间的关系倒不像是上下属,相处之间随意的似是老友。

    韩均一挑眉,说道:“程大人高看退之了,不过是听积年的老兵所说,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长,对这些事情最了解不过了。”所以,随便一个老农或者老兵都能看出来的天象,那些钦天监的人会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后年那场雪灾,理论上来说,大関完全可以及时应对,免苍生流离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有人和这次一样,想趁机获利罢了!

    也对,程直笑了笑,“平凉来信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等定国侯,先行带兵赶往平凉?”程直问道,他接到了庆华帝的密信,让他协助韩均在甘肃的一切行动,不得有误……

    只是,虽然这些天韩均的表现他看在眼里,各处都极妥当周全的,替他帮了不少忙,确实是个十分出众有能力的年轻人,只是这打仗和治理地方完全不一样啊!

    韩均点点头,“所有人都在等,只怕……”只怕定国侯来不及去平凉就要先赶回京城了,所以他必须要尽快与赵居为汇合,整顿兵力,同时调集甘肃府的粮草器械,驰援平凉,打阿古占一个措手不及,将胜券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在等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既然圣上有令,让我听从四殿下调遣,退之自然要遵军令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素来严谨,倒不用我嘱咐什么,万事小心。”程直便不再说什么,二人在着清冷的三司厅内静静地等待。

    他们来甘肃时间虽短,却已经将此地治理的井井有条,在这巡抚衙门里自然都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韩均若要出发前往平凉,则必须由他这个巡抚筹措粮草之事,保证军队的供应,这么重要的事情,庆华帝自然要交给一个信任的臣子去做,而在甘肃,只有程直这个巡抚能够做到悄无声息地将府库中的粮草搬运一空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巡抚衙门三司厅的大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不等程直反应,韩均长腿一迈,已经大跨步走了过去,将人放进来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、韩大人,这是四殿下密信!”来人满身都是雪粒,头发眉毛上更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寒霜,他单膝跪地,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来,双手呈上。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四时春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四时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.